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三十年代的父親和他們 ——寫在父親20周年祭日

印象貴州 2020-7-20 09:46 15187 0

摘要:  7月18日是父親祭日,歲月倥愡,轉眼間父親去世已整整20年,時間的流逝對父親的思念沒有因為時間的遞增而稍減,點點滴滴總是深刻的印痕浮現在眼前,總會勾起我對父親的深深思念與緬懷。只是遺憾,繁忙的日子,縱是思 ...

          印象貴州網訊 (吳平)7月18日是父親祭日,歲月倥愡,轉眼間父親去世已整整20年,時間的流逝對父親的思念沒有因為時間的遞增而稍減,點點滴滴總是深刻的印痕浮現在眼前,總會勾起我對父親的深深思念與緬懷。只是遺憾,繁忙的日子,縱是思緒萬千,記憶卻難以取舍,無從著墨。在20周年祭日之際,把父親三十年代的故事寫出來吧。以時間為脈絡,以人物為切入點,通過對不同資料的梳理,認證一些時間點和具體人物情況 ,展現父親那個年代的經歷。

          父親吳紹文,按族譜世序,取名益新,派名見卓,字子明。1914年1月16日,出生于貴州省天柱縣甕洞鎮客寨村,六歲開始在本寨讀私塾,天資聰穎,悟性超群,私塾4年,熟讀四書五經、博覽唐詩宋詞。1925年,私塾課程讀完后,就近無校求學,家庭經濟不寬裕,祖父只好將父親留在家做幫手,看牛、砍柴等。直到1929年,父親才進入天柱舊制中學讀書。
         追求新思想,負笈武昌北平
          1932年秋,父親中學畢業,繼續升學?當時天柱中學無高中;到外求學?不知投何處。最后征得祖母同意,決定到武漢去找祖父(在漢陽鸚鵡洲當木材圍量手)。從老家天柱甕洞乘船入沅江到洞庭湖再入長江到武漢,來到祖父租住的“武昌長湖堤西街34號”。在那認識了貴州劍河老鄉“大江中學”任教的潘光華,經介紹父親進入大江中學中共地下黨開辦的新知補習學校學習,并參加了武昌的新文學研究小組,開展讀書會,閱讀進步小說,開始了文學創作活動,后又參加了馬列主義學習小組。
1933年春,入私立漢口兩湖中學讀高中,主辦《兩湖中學校刊》,創作并發表長詩《夜未央》,描繪中國軍閥紛爭割據下的慘景。6月下旬兩湖中學被迫停辦,遂轉入武昌育杰中學,在此邂逅在武昌新知補習學校時的同學林琳(女,其父在秋收起義犧牲),與她創辦《突擊》,并在漢口《中學生雜志》發表詩歌、小說、理論文章等。11月下旬,林琳去了北平并給父親來信和30元路費,要父親速去北平,說北平是個三不管的地方,環境輕松自由。父親收到信和錢后,毫不猶豫,立即動身,于12月底到達北平,與林琳會合。林琳介紹一位姓張的新聞記者,具體名字父親記不清了,他是中共黨的地下工作者,父親在北平期間參加一些活動都是在張記者的領導之下。
          1934年春,父親進入北平私立弘達學院,林琳進入華北大學攻讀政治經濟系,父親加入抗日學聯組織,投身學生愛國運動,與同學一些組建進步文藝社團“呼聲社”,編輯出版進步刊物《呼聲》雜志。在校接受抗日救國思想,并參加了當時北京大中學校學生掀起的抗日愛國學生運動。
         參加“一二.九”,平津南下抗日
          1935年8月,父親到西城區的篤志女中、北師大附中、志誠中學、鏡湖中學、平民中學、民國大學附中、中華中學等學校,秘密散發和張貼1935年中國共產黨的《八一宣言》,進行抗日宣傳活動。12月,參加了震驚國內外的“一二.九”學生愛國救亡運動,與劉志蘭(左權之妻)、王澤久(原國家物資部部長)、浦安修(彭德懷之妻)、張榮藻、雷天奕、安建華同學等,在西城區秘密散發和張貼傳單,參加抬棺游行、罷課等。 “一二.九”學生運動后,父親任弘達學院學生會主席,參加抗日學聯和南下宣傳團,赴保定參加建立“民族解放先鋒隊”大會,成為民先隊員。回北平后,弘達學院成立民先隊,任南下宣傳團第一團第五大隊隊長,王澤久、劉志蘭為副隊長,并在保定成立抗日民族解放先鋒隊,參加 “平津南下擴大宣傳團”,沿平漢路南下,到農村擴大抗日宣傳。回京后,負責弘達學院及西城區民先工作。由于父親的活動頻繁顯露,受到軍警追捕,后急轉地下,將西城區的民先工作交由劉志蘭負責。
        革命實踐考驗,加入黨組織
         通過一系列的革命實踐活動,父親對中國共產黨有了較為深刻的認識,并向張記者口頭申請(當時形勢不便書面申請),1936年春的一天,張記者約父親到北海公園見面,口頭批準他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告訴他:“不久會有人找你舉行入黨宣誓。”時過不久,一個叫毛治平的人按張告訴的接頭暗號來與父親會面,確定了入黨宣誓的時間和地點。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宣誓儀式在北平石駙馬大街(現名新文化街壽逾百胡同13號)的北房舉行,介紹人是毛治平(毛治平在解放初已被判刑勞改,死于勞改農場,這個點上說無法證實),監誓人為北平志誠中學的化學老師甄xx,歸中國大學支部領導,黨小組長是中國大學的馮珍(建國后也是部級干部)。父親入黨以后,在抗日學聯中擔任宣傳組織工作,具體負責西城區中學部抗日救國運動的動員。
        以抗日救亡為已任,創辦《青年文藝》雜志
         1936年11月,父親與北平的同學李槃(原山西出版社社長)、王澤久和王西彥(原上海作家協會專業作家、副主席)、曹靖華(中國作家)在北平組建了進步文藝社團“青年文藝社”,創辦《青年文藝》雜志,身兼社長和總編輯。為16開直排鉛印本,每月10日出版,每冊正文50多頁,共出版了2卷8期,即第1卷1-6期,第2卷7-8期,近50萬字。《青年文藝》月刊為全國公開發行,由南京、上海、北平、天津、杭州、武漢、開封、太原、重慶、西安、廣州、廈門、安慶、正定、貴陽、鎮遠等城市的各家知名書局書店發行,貴陽由當地北新書局發行,鎮遠由該城互濟書店發行。1937年“七.七”蘆溝橋事變爆發,日本侵略軍進攻華北,北平淪陷該刊被迫停刊。這是父親對中國三十年代革命文學和抗日文藝做出的寶貴貢獻。至今,國家圖書館(原北平圖書館)仍珍藏著他當年一手操辦的8期《青年文藝》。那浸透他滿腔心血的字里行間,記載著當年他輝煌的創作生涯。父親先后署名紫沫、吳紹文、楊銑、田蓮、魯塵、同人在《青年文藝》上發表了小說、報告文學、文藝評論、社語(社論)等14篇,主要有短篇小說《在塞外》、《旅伴》、《在綏東》、《烙印》、報告文學《慶祝和平統一大會》,論文《文藝的標幟》、《永遠埋在活人的心中》等,報告文學《慶祝和平統一大會》,記述了當時北平廣大學生反對內戰,要求國內和平統一,呼吁一致對外抗日救國的愛國進步學生運動,描繪詳實,現場感強,是北平當時抗日愛國學生運動的真實寫照。論文《文藝的標幟》,闡明《青年文藝》堅持“舉國一致的統一的抗日戰線”,擁護魯迅提出的“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的口號,同時擁護贊同郭沫若提出的“煉獄式的愛國主義”的主張,符合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總方針。《永遠埋在活人的心中》,沉痛悼念“中國高爾基”魯迅逝世的深情散文,稱贊魯迅是“能在暴雨狂風中不為暴力所屈服,不與惡環境妥協的一根中流砥柱”,是“勇敢的旗手”,“我們應該把他永息在我們心中!”。
          父親當時聘請中國左翼作家聯盟骨干及革命作家曹靖華、王西彥、孫席珍、劉白羽、柳倩、師田手、蹇先艾等為《青年文藝》特約撰稿人,刊發他們的革命文學作品。 
         父親主編的《青年文藝》月刊,高舉抗日救國的旗幟,當時就展現出鮮明的先進文學傾向,似屬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新民主主義文化,是為抗日救亡服務的進步文藝期刊,是中國三十年代革命文學史、中國抗日戰爭文學史上的彌足珍貴的文藝期刊。
         形勢驟然緊張,轉碾多地抗日
         1937年春,北平形勢驟然緊張,當局軍警嚴密追查,到處追捕地下中共黨員。黨組織安排父親轉入地下,即通知父親離開北平,到內蒙(綏東)去做地下工作。父親將民先工作移交劉志蘭并介紹她加入中國共產黨,則轉到內蒙古進行抗日活動。父親與5名熱血青年乘火車經豐鎮抵達集寧,先后深入平地泉、隆盛莊、玫瑰營等地,這一帶是國民黨第十三軍駐地,伯父吳紹周所在的第八十九師也駐扎在這里。父親一行踏上這塊土地投入眼簾的是一片熱火朝天的練兵景象:修工事、挖戰壕、架橋梁,工兵隊伍龍騰虎躍;練格斗、拼刺殺、賽投彈,步兵戰陣殺聲震天!到處籠罩著緊張激烈的備戰氣氛。父親這次到綏東的時間不長,但接觸面較廣,近距離地接觸了部隊官兵,深入地采訪了當地百姓,這是一次給他革命寶劍淬火和磨礪犀利筆鋒的強力行動。4月回到北平后,他激情難抑,文思噴涌,相繼以本名及紫沫、楊銑、田蓮、魯廛、亞铓、見卓等筆名創作“在塞外”“旅伴”“在綏東”“烙印”等篇章,閃耀著那特殊歷史印記的熠熠光輝!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開始向中國發動了全面的侵略戰爭。一時間,整個北平籠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在這種形勢下,組織即委派父親、劉志蘭、李槃、浦安修等人帶領500多名學生離開北平赴天津,后又轉赴山東煙臺、濟南,再到河南開封。在開封協助姚雪垠主辦《風雨周刊》,組織“華北流亡學生會”。隨后,馮珍、張慶熙、王澤久也趕到開封。9月中旬,組織委派父親去武漢大學,組織“全國流亡學生總會”,馮珍和張慶熙、王澤久三人也接踵而至,父親的組織關系轉到武漢大學黨支部。這時由父親送劉志蘭、浦安修到延安抗大,父親留武漢繼續工作。10月中旬,中共湖北地下省委組織部長錢瑛(解放后為中央監察部部長,1964年任貴州省委第二書記,曾經到凱里來找父親,但當時父親為右派,不讓見,將父親支到榕江去拉果樹)將父親由武漢大學黨支部調到中共湖北地下省委組織部,負責組織工作。11月上旬,錢瑛派父親去湖北洪湖區調查了解原蘇維埃紅區的組織情況,父親先后到過石首、公安、沙市、枝江、松滋、監利、沔陽等縣(市),時間8個月。這期間,父親寫出長篇小說《洞庭湖的怒潮》,后改編為五幕話劇《大風歌》,因轉戰大江南北,腳本遺失。
          1938年6月,父親奉命由沔陽回到武漢,征塵未撣,7月錢瑛又派他帶一個工作組(內有中共黨員3人)到湖北咸寧汀泗橋和土地堂一帶進行保衛大武漢的宣傳組織工作。8月初,父親被從土地堂調回武漢。
         文藝抗戰,110師話劇團 
         1938年8月上旬,中共湖北地下省委組織部即將父親的黨組織關系轉到八路軍武漢辦事處(抗日戰爭初期中國共產黨在國民黨管轄區內設立的一個公開辦事機構),辦事處處長是李濤,他召見父親告知準備以文藝團體的形式進入國民黨軍第13軍第110師開展抗日統戰工作。因父親與110師師長吳紹周是兄弟關系,李濤處長要求父親具體去聯系和落實,并對劇團提出3條意見:“一是劇團的人事由我們自己安排;二劇團只是配合作宣傳工作;三是劇團成員生活及工作費用由國民黨部隊負責。”8月中旬,父親趕到江西高安110師部,與大伯吳紹周溝通意見,吳紹周同意劇團進入110師,并接受這3個條件,于是父親立即返回武漢向錢瑛和李濤匯報,八路軍武漢辦事處立即著手組建話劇團,決定由父親牽頭,召集丁田、葛英超、鄒育才四名共產黨員,帶領陳曦、田競存、孫崙、陳海潮、尹卜驊、鄒建中、李敬山、許天盈等民先隊員共16人,組成一個話劇團(又叫戰地服務團),父親任團長,葛英超任秘書,丁田任黨小組的組織委員。9月上旬,一切準備就緒,父親帶領話劇團南下江西,進入110師。在話劇團里開展抗日統戰工作,演出進步的話劇、教士兵唱抗日歌曲、辦抗日小報、宣傳抗日十大綱領、鼓動士氣等。父親和許天盈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等,父親男高音很棒,有表演才能,相信演出效果不錯。在創作演出之余,父親見縫插針,找帶兵作戰的軍官如旅長廖運周、參謀長等人進行抗戰必勝的理論探討和政治經濟學的研究,以加深相互了解,尋求共同語言。
          1939年3月,父親與丁田、孫崙、田競存四人被調到中共與國民黨合辦的南岳游擊干部訓練班學習,組織關系隨之轉到湖南衡陽新四軍辦事處。這時話劇團由葛英超任團長兼黨的組織工作,李敬山任副團長。孫器之任組織委員兼秘書。1939年7月底,南岳游擊干訓班結束,丁田、孫崙田競存三人仍回110師話劇團。因衡陽挨近貴州黔東,父親即請假回鄉探親,當假滿經湖南、湖北回到河南新野110師駐地時,情況大變,丁田和葛英超因國民黨迫害而離開了話劇團,去了延安,父親又接任話劇團團長兼管黨的組織工作。不久,父親突感風寒,身體欠安,難以堅持工作,便將劇團的組織工作托付給孫器之,自己轉移到鄧縣鄉下,找民間草醫治病調養。實際父親并無大病,而是大伯吳紹周給他暗遞了信息:當下形勢兇險,你可托病避到鄧縣鄉下,以求自保。
          1940年9月,話劇團隨110師去湖北當陽、遠安一帶打日本鬼子, 11月底話劇團隨110師返回鄧縣時,110師突然一反常態,要把話劇團改編為110師政治部領導的政工隊。這是國民黨限令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退到黃河以北,共產黨據理力爭,針鋒相對,形勢危急!根據這種情況,劇團黨組織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決定:(1)話劇團脫離110師,單獨活動;(2)如被迫解散,中共黨員全部離開,部分去大后方,部分去伏牛山游擊區或延安。根據決定,孫器之去了重慶,父親和羅希廷、許天盈三人受派往南陽,聯系丁田女友王文英,由王介紹去伏牛山游擊區或延安。父親等三人在南陽轉了幾天沒找到王文英,倒把消息泄漏給了國民黨特務。國民黨軍第三十一集團軍政治部部長陳堯急派參謀處長彭靜秋去南陽抓父親。幸當時吳紹周的110師師部駐南陽,他聞訊后急派副官葉汝奎(貴州人)帶兩個助手,把父親接送到鄧縣110師留守處黃立三家里(黃是父親在天柱中學讀書時的老師)。羅希廷回了老家石首,許天盈回了老家襄陽。從此,話劇團煙消云散,父親被逐出110師,隱身鄧縣民間,做土布生意以暫時維持生活。
          話劇團成員中,丁田建國后任海司軍訓部副部長、海軍軍校部部長、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副院長等職,80年代父親到北京和他見了面,陳曦也找到,在廣西賀州八步老干所離休,而至今還在人世的許天盈也是在前年找到的,現在桂林,我哥去見她時,思路仍很清晰,仍然記得清在抗戰前線陣地救護傷員和在110師戰地服務團的情景。
國共合辦, 南岳游擊干部訓練
1939年4月,父親與丁田、孫崙、田競存四人被調到中共與國民黨合辦的南岳游擊干部訓練班學習。南岳游擊干部訓練班的創辦,是基于對抗戰初期抗戰經驗教訓的總結,在敵強我弱的客觀形勢下,需要采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1938年在武漢淪陷前,蔣介石于10月在武漢召開高級將領會議,并邀請了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18集團軍總司令朱德參加。 會上,朱德向蔣介石提交了國共兩黨聯合舉辦游擊干部訓練班的建議,得到蔣介石的贊同,并要求擬定計劃。其后,周恩來和葉劍英研究制定了游擊干部訓練班教育計劃大綱。由此,該訓練班于1939年2月25日開辦于湖南衡山,班址設在南岳衡山南岳圣經學校。訓練班主任先由湯恩伯擔任,后由蔣介石兼任,白崇禧、陳誠兼副主任,湯恩伯任教育長。中共中央為團結抗戰,應蔣介石邀請,派出葉劍英、李濤、邊章五、吳奚如、薛子正、李崇等30余人組成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團,參加訓練班的軍事、政治教育工作,葉劍英任副教育長。訓練班每期3個月,在南岳共辦了2期,第一期有1046名學員,編為8個隊,每隊100人,學員主要是全國各戰區部隊送來的軍官,其學歷大部分為黃埔軍校畢業,父親為第一期,第七隊,4月上旬開學,7月5日結束,第七隊學員主要是青年學生,父親他們雖然不是軍人出生,但受軍事專家和蔣介石、周恩來、白崇禧、陳誠、胡愈之等的授課,也受益非淺。南岳游干班是國共兩黨共同培養抗日游擊干部的搖籃,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偉大成果,在抗日戰爭史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父親從30年代到90年代,從韶華之年到耄耋之年的一生歷程,長達60年的漫長歲月中,所建樹的功勛,必將同天地共在,與日月長存。他的一生經歷,是我們晚輩的精神財富!

編審:吳永勝
         
作者簡介:吳平,苗族,貴州天柱人,三級教授,凱里學院期刊社總編,《原生態民族文化學刊》執行主編,貴州原生態民族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貴州省高校學報學會副會長,全國高校期刊優秀主編,全國地方高校期刊玉筆主編。先后發表論文50余篇,分別獲貴州省第七次和第十三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論文三等獎、二等獎,黔東南第五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論文二等獎等,貴州省社科聯調研報告一等獎、國家民委社會科學成果(調研報告類)三等獎,主持國家、省部級、地廳級等課題立項10項。為凱里學院學術委員會成員和學術帶頭人。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99久久无码热高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