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鬼方國遺蹤探秘 ——從望鄉臺等地說開去

印象貴州 2022-8-3 10:46 101265 0

摘要:  鬼方國:殷商時期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遠方原始部落國度。在商朝有許多邊地小國都稱為“方”,如土方、苦方、龍方、馬方等等。夷地鬼方部落原始崇拜的圖騰為骸俄(尸骨狀的圖案,鬼形),原始部落常常鬼神不辯,鬼即神, ...

      印象貴州網訊 (作者:趙歷海)鬼方國: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國度!為何取了個如此怪異的名字?它有何特點?源自哪里?疆域幾何?古志曰安龍古郡地殷商時屬鬼方國,可有物證?《興義府志》大事志-紀年-歷代大事紀年:“郡地于殷時為鬼方國。”


      打記事起,就時時聽長輩們說起木咱通往廣西古道的八坎村有一名曰“望鄉臺”的地名,煞是出名。至于何時因何出名也不得而知,只是印象中提及此地名的人很多很多。呀呀學語始幾十年來,在社會高速發展的裹挾下,略顯浮躁的人們似乎漸漸忘卻了這一地名,可對地方歷史頗感興趣的我卻一直對此揮之不去。直到兩年前的一天,年近八旬的寨鄰張素國老人急切地對我說:“有時間我們還是到望鄉臺去看看,有機會你把它寫出來,再過幾年我們這些老葛兜翹腳(去世)后就沒人記得這些事啦!”帶著小小的使命感,于是乎鄰居老幼和三班一行五人到望鄉臺訪寨老、問古道、探秘境、登臨望鄉臺,穿越南天門……可也僅徒有古人的嘆息,毫無丁點先賢們的才思泉涌。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關于望鄉臺,坊間多是商旅離別、遠征無歸等只言片語的奇聞軼事,故翻遍方志均難尋蹤跡;鮮有提也是鳳毛麟角,難以為據。偶有鬼怪玄學的傳說,都是些八九十歲老人語焉不詳的寥寥數語。可就是這寥寥數語卻與前幾日在《興義府志》翻到的“殷高宗三十二祀,伐鬼方,三年克之。”中的“鬼方”高度契合,接著深入查閱有關鬼方國的產生、特點、影響,再聯系望鄉臺和不遠處同為南盤江畔的興義市的豐都,還有望鄉臺旁約兩公里的處南天門和南天門下近20米處的三生石以及南天門上面的伍格四地地名名詞的玄學傳說,進而發現鬼方國和望鄉臺、豐都、南天門、三生石、伍格等地名間有著十分契合的邏輯關系。這或許就是安龍古郡地屬鬼方國,鬼方國在西南,在貴州的物證之一。


      撲朔迷離鬼方國
      鬼方國:殷商時期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遠方原始部落國度。在商朝有許多邊地小國都稱為“方”,如土方、苦方、龍方、馬方等等。夷地鬼方部落原始崇拜的圖騰為骸俄(尸骨狀的圖案,鬼形),原始部落常常鬼神不辯,鬼即神,神即鬼,都是權力的象征,其酋長稱為鬼主,加之其地遠離中土,故名鬼方國。古志云:“夷俗尚鬼,故其酋號稱鬼主。”
      據《山海經》和《周易》、《峒谿纖志》、《今本竹書》、《史記》、《后漢書》、《貴州通志》、《興義府志》等古志記載:相傳,安龍古郡境高嚳高辛氏時為槃瓠國,時高辛氏征伐犬戎,久征不克,最后高嚳有狗名槃瓠口銜得犬戎將吳將軍頭進獻,才得以大敗犬戎,帝樂之,乃以女配槃瓠,生六男六女是為蠻夷之祖。當然這些描述在今天看來實屬荒誕離奇,可在圖騰崇拜極其盛行的原始部落卻是司空見慣的。鬼方國時的古郡地也沿襲了這一習俗并有所創新。
      為了在對外戰爭中威懾敵方,使敵畏懼,鬼方人常常用斜頭盔或斜面具罩住臉部,只以一只眼睛示人,吃了敗仗后驚恐萬分的敵軍更是傳聞鬼方人的這只眼睛長在面部中間,人鬼難辨。一聽到鬼方人殺來,紛紛望風而逃,驚悚萬分!這或許就是王國維也認為“鬼方”該為“畏方”的原因。還有,我們還可以大膽猜測。今天布依族女性上身服飾也是從左往右或從右往左斜扣紐扣,或許就是這一傳統的沿襲。
      受到啟示的部族首領在巫師的慫恿下,為強化神權統治的權威性,使族人萬眾拜服,直接將骸俄作為鬼方族系崇拜的圖騰,進而臆造了許許多多人鬼神三界的傳說。


      鬼方國巫師在盤古開天辟地傳說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生命存在于人鬼神三界的民間傳說,部族族人死后就會經過一個叫鬼門關的關卡、然后便踏上黃泉路,來到忘川河邊,邁上伍格臺階后便到了奈何橋,橋分三層,上層紅,中層玄黃,最下層乃黑色。愈下層愈加兇險無比,里面盡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時行善事的走上層,善惡兼半的人走中層,行惡的人就走下層。路過奈河橋有一個土臺叫望鄉臺,鬼魂們便可在此眺望陽間家中情況,訴說思鄉念親之苦。隨后余情未了的鬼魂來到三生石前,最后一次把前世那份魂牽夢繞的未了情緣埋在三生石下面,極不情愿的喝下孟婆遞過來的那碗忘情水后繼續前行,他們中的罪大惡極者紛紛被打入十八層地獄,而一生行善,于方國部族有重大功勞者則可前往豐都獲得特赦路引,通過南天門升入神界或再次回到鬼方國……
     鬼方國遺蹤考據
      這些看似荒誕的鬼方原始神話,既反映了原始社會的治理情況,更是原始社會人們樸素的生死觀、善惡觀和對理想生活的向往。它和今天的安龍甚至滇黔桂交匯處的南盤江流域有著怎樣千絲萬縷的聯系呢?
      關于鬼方國究竟在何處,歷來存在西羌說和西南貴州主體說之爭。究竟哪種說法最合理呢,筆者是極力支持“西南貴州主體說”的,其理由有三:
首先,即便“西羌說”成立,也不能否認“西南貴州主體說”的合理性,因為鬼方國與中土殷商多次征戰,戰敗后被迫往湖南,貴州等古楚地遷徙不是沒有可能的,況且大家都無確切可靠,壓倒性的證據。
      其次,據《興義府志》,《宋史》等古志考據,根據天文志分野說,安龍古郡地屬鬼宿,與鬼方國的原始神話及部族特點高度吻合。《興義府志》云:“郡地古為鬼方國,以分野上鬼宿而名國,今郡之分野尚應鬼宿,可證古為鬼方國也。”
      最重要的是,上述原始神話中諸多地名均出現在地處滇黔桂三省交匯處,正處于云貴高原向兩粵沿海過度,落差極大的安龍城南。這里崖險谷深,溝壑縱橫,梅子關,石門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瘴氣繚繞時,不正恰似神話傳說中的鬼門關嗎?洶涌奔騰的南盤江是不是酷似奈何橋下的忘川河呢?如果說這些都還勉強有點道理的話,那么望鄉臺、三生石、南天門、豐都、伍格這些沿用至今的地名幾乎都扎堆出現在今安龍南境 南盤江畔的八坎村及其附近,這難道不是極其有力的物{地名)證嗎?至于這些地名像不像神話傳說中所描繪的樣子,筆者說了也不算,各位看官到實地一看便知,到時可別忘了叫上我當向導嘍!


編審:融媒中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99久久无码热高清精品